创造出“阿法狗”的是怎样的人


经历了一盘伟大的胜利后,李世石与“阿法狗”(AlphaGo)的围棋人机大战正持续引发着关注。对于创造出“阿法狗”的DeepMind公司来说,输掉一盘棋并不是什么坏事,反而很高兴终于有人类发现了“阿法狗”的弱点,以帮助它进行改进。而“阿法狗”的强大,已经在前三盘展现得淋漓尽致,这真是一个伟大的成就。如此了不起的人工智能程序,到底是怎样的人把它创造出来的呢?考察一下杰米斯·哈萨比斯(Demis Hassabis),这位DeepMind公司创始人的经历,你会发现,这并不是偶然。

创造出AlphaGo的杰米斯·哈萨比斯,一个英国智力天才

一月下旬,谷歌旗下的DeepMind公司公布其创造的“阿法狗”(AlphaGo)围棋程序击败了人类职业选手、欧洲冠军樊麾,这一消息震撼了主要聚集在东亚的整个围棋圈。在Deepmind公司公布的一段视频中,有人就留意到,在“阿法狗”与樊麾对弈时,“阿法狗”的介绍标签上贴着一个英国国旗。而这一次“阿法狗”挑战韩国的世界冠军李世石,现场的选手信息介绍中,也同样给“阿法狗”贴上了一个英国国旗。

“alphago”的国籍是英国
在“阿法狗”3:0战胜李世石后,这一做法显然可以做一些解读——来自英国的程序,在围棋这一古老的东亚智慧游戏上,战胜了来自东亚的人类。在多个场合中,“阿法狗”团队成员、包括DeepMind公司创始人杰米斯·哈萨比斯(Demis Hassabis)都曾强调围棋是智力游戏乃至人工智能领域的“圣杯”,但如今,这一“圣杯”已经被英国人攻破了。对于东亚人特别是我们中国人来说,该做如何感想?
首要的,还是要去了解Deepmind这家伟大的公司以及“阿法狗”的团队,其关键人物毫无疑问就是英国人杰米斯·哈萨比斯,尽管哈萨比斯并不是《自然》那篇论文上排名前列的作者,但名字列在了最后,这通常是团队老板的位置。正是他决定了要开发“阿法狗”。
1976年的伦敦北部,哈萨比斯诞生在一个有希腊-塞浦路斯混血的父亲和新加坡-中国混血的母亲的家庭中,是3个孩子中的老大。4岁时,就对国际象棋表现出浓厚的兴趣;8岁编写自己的计算机游戏;13岁国际象棋达到大师水平,在一次欧洲比赛上仅输给了一代名将小波尔加;17岁就作为主力程序员,开发了最早包含AI的游戏之一“主题公园”;20岁从剑桥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双重一级荣誉学位;不久之后创办自己的开创性视频游戏公司Elixir;从游戏界退出后,回到科研领域,在海马体和情节记忆方面进行了开拓性的学术研究;随后又创办了DeepMind公司,迄今为止在人工智能领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。
以上还只是哈萨比斯惊人履历的一部分,像保持着蝉联5届脑力奥林匹克运动会全能脑力王(Pentamind)称号纪录这样的成就,还塞不进他的简历之中。毫无疑问,哈萨比斯是一个非凡的英国智力天才。

DeepMind公司创始人哈萨比斯在工作中

哈萨比斯畅游在游戏的海洋中,但人工智能一直是他的终极目标

象棋神童、天才游戏程序员、神经科学专家、人工智能大拿,在一个智力超群的人身上,这些特征并没有矛盾之处,但对于哈萨比斯而言,这些身份有着深刻的逻辑一致性。
很容易就留意到,哈萨比斯的履历与游戏有很大的关系,但并不是纯粹是因为他爱玩。从一开始,他选择开发的游戏就与“人工智能”有密切的关系。17岁他在牛蛙公司主导“主题公园”的开发——这是一款二十年前风靡一时并极受好评的游戏,游戏有很强的自由度和乐趣,非常强调智慧。通过开发《主题公园》,他意识到如果继续发展人工智能,那么人工智能将发挥巨大的力量。随后他还参与开发了著名的“善与恶”,也是以人工智能为主题的,这款游戏采用了强化学习技术,迄今他还认为这是到目前为止游戏中最复杂的人工智能应用案例。

哈萨比斯在牛蛙主导开发的“主题公园”游戏,二十年前曾广受欢迎,受到高度评价
在哈萨比斯看来,当时他所做的事情就是在开发技术极其领先的人工智能。因为当时所有新技术都尚未普及,也没有得到大规模应用,包括神经网络、深度学习等如今时髦的概念。在他看来,最优秀的人工智能技术一直存在于游戏之中。他自己创办的Elixir公司,开发的也是与人工智能技术非常相关的游戏。
但在2004至2005年的时候,当哈萨比斯意识到,很明显游戏行业走上了与90年代不同的发展方向——“90年代的游戏很有趣,具有创新性。当你想到一个点子时,就可以将其开发出来。而到00年代,游戏更强调图像、内容IP,类似FIFA的游戏大行其道。因此,游戏行业不再有趣。”——这时,哈萨比斯选择了退出。他选择了攻读神经科学的博士学位,希望从大脑解决问题的方式中获得人工智能技术的灵感。
哈萨比斯退出游戏界,毫无疑问是游戏界的重大损失。但对于人工智能领域而言,则是迎来了技术上的革命者。

DeepMind公司不是为了更好地打游戏而研究AI,目的是解决人类重大问题

创办DeepMind公司后,哈萨比斯实际上以另一种方式回归了游戏业。即用神经网络和深度学习的方式来训练AI玩游戏。在哈萨比斯看来,这是攻关人工智能技术的捷径。不管是前年公布的用AI来玩雅达利小游戏,还是开发“阿法狗”来挑战古老的东方智慧游戏围棋,都是DeepMind公司研究项目主线范围内的事情,其目的就是使用通用用途的机器学习技术,让机器自己学会并精通这个游戏。“阿法狗”的下一步是,抛弃所有的已知围棋知识,从零开始自己跟自己下,看看能发展到多高等级、能玩得多好。
但玩游戏或下围棋并不是DeepMind公司本身的目的,他们希望将这些技术应用于重要的现实世界的问题上,比如气候建模或是复杂病症分析上。他们已经跟英国卫生部门进行了合作。
这正是一个伟大公司的表现,关注人类重大问题,对科技的无限可能性展开追求——相比之下,我国的科技企业都过于关注应用层面和营收层面了。很难想象国内IT公司会拨巨资去研发“阿法狗”这样耗费巨资、可能一无所获而且就算研发成功了也可能想不到该怎么赚钱的项目。

DeepMind公司希望应用在“阿法狗”上的技术能解决现实世界各种重大问题
哈萨比斯代表了一类欧美科学家、工程师身上的气质
哈萨比斯对围棋的兴趣,来自于大学时期。他曾在剑桥的一个高水平围棋社团里学习围棋,并很快沉迷其中。但是因为忙于电脑方面的工作,他没有足够时间去练习,围棋技艺仅停留在业余一段水平。不过,这并不妨碍他喜欢围棋。
这是围棋在欧美传播的一个典型案例。欧美大约有几十万人喜欢围棋,集中在大学和科技界,他们的围棋水平远远不如把围棋当作竞赛或者消遣的东方人,但对围棋中反映的博弈、数学等问题有极大的兴趣。这正是欧美科学家、工程师身上特有的“极客”特质(Geek,美国俚语中意指智力超群,善于钻研但不爱社交的学者或知识分子)。正是这样的特质让他们往往能够使人类在很多重大问题上取得突破。

哈萨比斯在Elixir游戏公司时期的一副照片
这些“极客”特质不会给人类似于中国“书呆子”的印象。哈萨比斯其他方面的爱好也非常广泛,看村上春树的《1Q84》,听莱昂纳德·科恩带有诗意的歌曲,看《星际穿越》电影,是利物浦足球队的死忠,并且玩各类桌游和德州扑克。在他看来,生活与工作是一致的,兴趣上的口味和投入能反哺到工作之中。
在企业发展发面,哈萨比斯同样有强大的能量,他估计自己花费了“至少和思考算法一样多的时间来思考DeepMind的运转效率”,并将这家公司描述为“调和了最好的学术圈与最激动人心的初创企业,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能量来为创造力和成就助力。”
或许,以上就是哈萨比斯和DeepMind公司能取得如此成就的部分原因吧。

结语

在“阿法狗”的缔造者哈萨比斯身上,我们能看到很多欧美工程师身上看得到的一些气质,而中国人在这方面是非常缺乏的,这不仅仅是体制问题,更多的是文化观念方面的问题,有些东西是非常值得我们学习的。



精彩评论 0

还可以输入100个字,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
95919000:2017-12-16 17:18:37